梅香淡雅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35|回复: 2

[转帖]纳兰词——精华卷

[复制链接]

358

主题

3

好友

14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2-11-23 22:33:00 |显示全部楼层
! R2 V4 l4 ^ F& ]: m/ ]! R* v% r1 _, O4 ~. S Q2 [6 A; Y! r, ?
纳兰性德(1655-1685),满洲人,字容若,号楞伽山人,是清代最为著名的词人之一。他的诗词不但在清代词坛享有很高的声誉,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,也以“纳兰词”在词坛占有光采夺目的一席之地。他生活于满汉融合的时期,其贵族家庭之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。他虽侍从帝王,却向往平淡的经历。这一特殊的生活环境与背景,加之他个人的超逸才华,使其诗词的创作呈现独特的个性特征和鲜明的艺术风格。
0 c0 ]) s! X* R- g! S) Z

 

\* o$ O) t% ]; w' R

精华卷 卷一

【长相思】
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
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
【蝶恋花】
辛苦最怜天上月,一夕如环,夕夕都成决(换玉旁)。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
无那尘缘容易绝,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说。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。

【木兰词】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
. Z& o2 R0 j4 [7 E' v0 J

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
. l6 H! r7 v6 S {$ M

 

6 T2 X* @1 |1 Z. H3 {+ K

【浣溪沙】
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【南乡子-为忘妇题照】
泪咽更无声,止向从前悔薄情,凭仗丹青重省识,盈盈,一片伤心画不成。
别语忒分明,午夜鹣鹣梦早醒,卿自早醒侬自梦,更更,泣尽风前夜雨铃。

【金缕曲-赠梁汾】
德也狂生耳。偶然间、淄尘京国,乌衣门第,有酒惟浇赵州土,谁会成生此意,不信道、遂成知己。青眼高歌俱未老,向尊前、拭尽英雄泪。君不见,月如水。
共君此夜须沉醉。且由他、娥眉谣诼,古今同忌。身世悠悠何足问,冷笑置之而已。寻思起、从头翻悔。一日心期千劫在,后身缘、恐结他生里,然诺重,君须记。

【江城子-咏史】
湿云全压数峰低,影凄迷,望中疑。非雾非烟,神女欲来时。若问生涯原是梦,除梦里,没人知。

【采桑子】
明月多情应笑我,笑我如今。辜负春心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
近来怕说当年事,结遍兰襟。月浅灯深,梦里云归何处寻?

【浣溪沙】
谁道飘零不可怜,旧游时节好花天。断肠人去自经年。
一片晕红才著雨,几丝柔绿乍和烟。倩魂销尽夕阳前。

【沁园春】
丁巳重阳前三日,梦亡妇淡妆素服,执手哽咽,语多不复能记。但临别有云:“衔恨愿为天上月,年年犹得向郎圆。”妇素未工诗,不知何以得此也,觉后感赋。
瞬息浮生,薄命如斯,低徊怎忘?记绣榻闲时,并吹红雨;雕阑曲处,同依斜阳。梦好难留,诗残莫续,赢得更深哭一场。遗容在,只灵飙一转,未许端详。
重寻碧落茫茫。料短发、朝来定有霜。便人间天上,尘缘未断;春花秋叶,触绪还伤。欲结绸缪,翻惊摇落,减尽荀衣昨日香。真无奈,倩声声邻笛,谱出回肠。

【蝶恋花-出塞】
今古山河无定据。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满目荒凉谁可语。西风吹老丹枫树。
从前幽怨应无数。铁马金戈,青冢黄昏路。一往情深深几许。深山夕照深秋雨。

【浣溪沙】
残雪凝辉冷画屏。落梅横笛已三更。更无人处月胧明。
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。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
+ E$ |$ i: e2 X4 W* P( ]* x

 

$ {- p4 v1 ^1 `( a' O5 |* L& `% v' l

【沁园春】
试望阴山,黯然销魂,无言徘徊。见青峰几簇,去天才尺;黄沙一片,匝地无埃。碎叶城荒,拂云堆远,雕外寒烟惨不开。踟蹰久,忽冰崖转石,万壑惊雷。
穷边自足秋怀。又何必、平生多恨哉。只凄凉绝塞,蛾眉遗冢;销沉腐草,骏骨空台。北转河流,南横斗柄,略点微霜鬓早衰。君不信,向西风回首,百事堪哀。

【水龙吟-题文姬图】
须知名士倾城,一般易到伤心处。柯亭响绝,四弦才断,恶风吹去。万里他乡,非生非死,此身良苦。对黄沙白草,呜呜卷叶,平生恨、从头谱。
应是瑶台伴侣,只多了、毡裘夫妇。严寒觱篥,几行乡泪,应声如雨。尺幅重披,玉颜千载,依然无主。怪人间厚福,天公尽付,痴儿呆女。

【相见欢】
微云一抹遥峰,冷溶溶,恰与个人清晓昼眉同。
红蜡泪,青绫被,水沈浓,却与黄茅野店听西风。

【相见欢】
落花如梦凄迷,麝烟微,又是夕阳潜下小楼西。
愁无限,消瘦尽,有谁知,闲教玉笼鹦鹉念郎诗。

【昭君怨】
深禁好春谁惜?薄暮瑶阶伫立。别院管弦声,不分明。
又是梨花欲谢,绣被春寒今夜。寂寂锁朱门,梦承恩。

【昭君怨】
暮雨丝丝吹湿,倦柳愁荷风急。瘦骨不禁秋,总成愁。
别有心情怎说?未是诉愁时节。谯鼓已三更,梦须成。

【酒泉子】
谢却荼蘼,一片月明如水。篆香消,犹未睡,早鸦啼。
嫩寒无赖罗衣薄,休傍阑干角。最愁人,灯欲落,雁还飞。

【生查子】
东风不解愁,偷展湘裙衩。独夜背纱笼,影着纤腰画。
箬尽水沉烟,露滴鸳鸯瓦。花骨冷家香,小立樱桃下

【生查子】
鞭影落春堤,绿锦障泥卷。脉脉逗菱丝,嫩水吴姬眼。
契膝带香归,谁整樱桃宴?蜡泪恼东风,旧垒眠新燕。

【生查子】
散帙坐凝尘,吹气幽兰立立。茶名龙凤团,香字鸳鸯饼。
玉局类弹棋,颠倒双栖影。花月不曾闲,莫放相思醒。

【生查子】
短焰剔残花,夜久边声寂。倦舞却闻鸡,暗觉青陵湿。
天水接冥蒙,一角西南白。欲渡浣花溪,远梦轻无力。

【生查子】
惆怅彩云飞,碧落知何许?不见合欢花,空倚相思树。
总是别时情,那得分明语。判得最长宵,数尽恹恹雨。

【点绛唇】
别样幽芬,更无浓艳催开处。凌波欲去,且为东风住。
忒煞萧疏,怎耐秋如许?还留取,冷香半缕,第一湘江雨。

【点绛唇-对月】
一种娥眉,下弦不似初弦好。瘐郎未老,何事伤心早?
素壁斜辉,竹影横窗扫,空房悄,鸟啼欲晓,又下西楼了。

【如梦令】
万帐穹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.归梦隔狼河,又被河声搅碎.
还睡,还睡,解道醒来无味.

【菩萨蛮】
朔风吹散三更雪,倩魂犹恋桃花月.梦好莫催醒,由他好处行.
无端听画角,枕畔红冰薄.塞马一声嘶,残星拂大旗.

【采桑子】
凉生露气湘弦润,暗滴花梢,帘影谁摇,燕蹴丝上柳条.
舞鵾镜匣开频掩,檀粉慵调,朝泪如潮,昨夜香衾觉梦遥

【采桑子】
白衣裳凭朱栏立,凉月〔走坐〕西,点鬓霜微,岁晏知君归不归?
残更目断传书雁,尺素还稀,一味相思,准拟相看似旧时.

【采桑子】
而今才道当时错,心绪凄迷,红泪偷垂,满眼春风百事非.
情知此后来无计,强说欢期,一别如斯,落尽犁花月又西.

【采桑子】
谁翻乐府凄凉曲,风也萧萧,雨也萧萧,瘦尽灯花又一宵.
不知何事萦怀抱,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梦也何曾到谢桥.

【采桑子】
桃花羞作无情死,感激东风,吹落娇红,飞入窗间伴懊侬.
谁怜辛苦东阳瘦,也为春慵,不及芙蓉,一片幽情冷处浓.

【采桑子】
谢家庭院残更立,燕宿雕粱,月度银墙,不辨花丛那瓣香.
此情已自成追忆,零落鸳鸯,雨歇微凉,十一年前梦一场.

【临江仙-寒柳】
飞絮飞花何处是,层冰积雪摧残,疏疏一树五更寒.爱他明月好,憔悴也相关.
最是繁丝摇落后,转教人忆春山,湔裙梦断续应难.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.

【浪淘沙】
红影湿幽窗,瘦尽春光,雨余花外却斜阳.谁见薄衫低髻子,还惹思量.
莫道不凄凉,早近持觞,暗思何事断人肠.曾是向他春梦里,瞥遇回廊.

【鹧鸪天】
背立盈盈故作羞,手挪梅蕊打肩头.欲将离恨寻郎说,待得郎归恨却休.
云澹澹,水悠悠,一声横笛锁空楼.何时共泛春溪月,断岸垂杨一叶舟.

【浪淘沙】
夜雨做成秋,恰上心头,教他珍重护风流.端的为谁添病也,更为谁羞.
密意未曾休,密愿难酬,珠帘四卷月当楼.暗忆欢期真似梦,梦也须留.

【蝶恋花】
又到绿杨曾折处,不语垂鞭,踏遍清秋路.衰草连天无意绪,雁声远向萧关去.
不恨天涯行役苦,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.明日客程还几许,沾衣况是新寒雨.

【河传】
春浅,红怨,掩双环,微雨花间.画闲,无言暗将红泪弹,阑珊,香销轻梦还.
斜倚画屏思往事,皆不是,空作相思字.忆当时,垂柳丝,花枝,满庭蝴蝶儿.

【浪淘沙】
近来无限伤心事,谁与话长更.从教分付,绿窗红泪,早雁初莺.
当时领略,自尽断送,总负多情.忽疑君到,漆灯风飐,痴数春星.

【清平乐-弹琴峡题壁】
泠泠彻夜,谁是知音者,如梦前朝何处也,一曲边愁难写.
极天关塞云中,人随雁落西风.唤取红巾翠袖,莫教泪洒英雄.

【菩萨蛮】
春云吹散湘帘雨,絮黏蝴蝶飞还住.人在玉楼中,楼高四面风.
柳烟丝一把,暝色笼鸳瓦.休近小阑干,夕阳无限山.

【菩萨蛮】
为春憔悴留春住,那禁半霎催归雨.深巷卖樱桃,雨余红更娇.
黄昏清泪阁,忍便花飘泊.消得一声莺,东风三月情.

【菩萨蛮】
催花未歇花奴鼓,酒醒已见残红舞.不忍覆余觞,临风泪数行.
粉香看欲别,空胜当时月.月也异当时,凄清照鬓丝.

【菩萨蛮】
问君何事轻离别,一年能几团栾月.杨柳乍如丝,故园春尽时.
春归归不得,两桨松花隔.旧事逐寒朝,啼鹃恨未消.

【菩萨蛮】
晶帘一片伤心白,云鬟香雾成遥隔.无语问添衣,桐阴月已西.
西风鸣络纬,不许愁人睡.只是去年秋,如何泪欲流.

【清平乐】
风鬟雨鬓,偏是来无准.倦倚玉阑看月晕,容易语低香近.
软风吹过窗纱,心期便隔天涯.从此伤春伤别,黄昏只对梨花.

【青衫湿】
近来无限伤心事,谁与话长更.从教分付,绿窗红泪,早雁初莺.
当时领略,自尽断送,总负多情.忽疑君到,漆灯风飐,痴数春星.

【忆江南】
昏鸦尽,小立恨因谁?急雪乍翻香阁絮,轻风吹到胆瓶梅。心字已成灰。

【遐方怨】
欹角枕,掩红窗。梦到江南伊家,博山沈水香。湔裙归晚坐思量。轻烟笼翠黛,月茫茫。

【诉衷情】
冷落绣衾谁与伴?倚香篝。春睡起,斜日照梳头。欲写两眉愁,休休。远山残翠收。莫登楼。

【如梦令】
正是辘轳金井,满砌落花红冷。蓦地一相逢,心事眼波难定。谁省?谁省?从此簟纹烟影。

【如梦令】
纤月黄昏庭院,语密翻教醉浅。知否那人心?旧恨新欢相半。谁见?谁见?珊枕泪痕红泫。

【如梦令】
木叶纷纷归路。残月晓风何处。消息半浮沉,今夜相思几许。秋雨,秋雨。一半西风吹去。

【天仙子】
梦里蘼芜有一翦,玉郎经岁音书断。暗钟明月不归来,梁上燕,轻罗扇,好风又落桃花片。

【天仙子】
好在软绡红泪积,漏痕斜肩菱丝碧。古钗封寄玉关秋,天咫尺,人南北,不信鸳鸯头不白。

【天仙子】
水浴凉蟾风入袂,鱼鳞触损金波碎。好天良夜酒盈樽,心自醉,愁难睡,西南月落城乌起。

1102

主题

0

好友

153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2-11-24 09:20:00 |显示全部楼层

如果写出这些词能堪称词人,那咱家玲珑必须是超词人。填词讲究个意境,把自己的失败、凄苦都填满了词,对人根本就不是正能量。好词本就能超越时代,更能为广大读者所接受。词读完人该积极向上,可别读完总想找条绳子勒死自己。咱家玲珑该出词集啦!一不留神也是一个著名词人呢。悄悄说一句,填词俺还是喜欢毛老头,那词之大气绝对叫人崇拜,向这样小家子气的词,俺不发表看法。

[size=4]人为之我为之我为人否  人否之我为之我否人否[/size]

358

主题

3

好友

14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2-11-24 16:28:00 |显示全部楼层
以下是引用逍逍遥遥在2012-11-24 9:20:00的发言:
. R: |7 A9 b; c% r

如果写出这些词能堪称词人,那咱家玲珑必须是超词人。填词讲究个意境,把自己的失败、凄苦都填满了词,对人根本就不是正能量。好词本就能超越时代,更能为广大读者所接受。词读完人该积极向上,可别读完总想找条绳子勒死自己。咱家玲珑该出词集啦!一不留神也是一个著名词人呢。悄悄说一句,填词俺还是喜欢毛老头,那词之大气绝对叫人崇拜,向这样小家子气的词,俺不发表看法。

! C) S4 f& I* K, E

逍遥的境界真是高,竟然让我心生欢喜,我是不喜欢写很悲苦的,但是我也会欣赏这样的词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梅香淡雅  

GMT+8, 2019-11-19 10:00 , Processed in 0.267292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