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香淡雅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尘缘

梅园门派战斗专帖----接龙斗智

[复制链接]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49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沧海2008-6-25 15:24:00

: D. g9 J/ l. b, M/ i# B8 W1 T; u 9 l2 ?; h1 Z: o w( D3 m8 p/ b0 }$ R+ N+ F, X7 K+ _2 @/ h% _1 S, I( S* ~1 v2 d4 [1 z
( X& |) [1 I' o Y8 m+ S0 k
, d8 E( T3 A* }. i" j
以下是引用尘缘在2008-5-26 23:04:00的发言:
5 W! o/ G H7 N, S0 ~/ r, k

经过梅花和人渣派高手一段时间的努力,梅园终于再无狗踪,一片清净。因为人渣派一至对狗的大无谓精神,人渣派原来重点照顾的对象沧海也有了喘息的时间,现在的沧海有了一点自保的能力,开始蠢蠢欲动了……

8 ~" Z/ R5 P8 ]

这天,梅花正坐着小黑的皮,吃着小黑的肉,口中边为爱犬吟着悼诗:
平生一袭黑霓裳,忠心为主武威扬。
可怜梅园无犬踪,皆因爱犬护红颜。
壮志未酬弃犬世,遗恨成双惹酒觞。
我为黑兄千古叹,不知沧海为何来?

+ }, `. o' v0 V


“不知沧海为何来啊,为何来!”梅花狠狠的咬了一口香肉,心中为沧海在失踪两年后的突然出现感到十分的疑惑。若说是为复仇而来,那他不该只是这样摆了自己一道算了的,肯定有更毒辣的招数在其后。可是自己已经派了夺人监视着他了,他并没有什么特殊动静啊,而且据探子的回报,这个沧海变化好多,似乎都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沧海了。另外,为什么他回来了,回的不是拈花门?他不知道,为了寻找他,这两年来,拈花门派出了多少好手?付出了多少努力?蝶舞也无心政务,这才使这昔日梅园三大派之一,衰落得如此之快。

6 W | M+ R4 y; d


“嘿嘿,想来他是回来了看到拈花门衰落了,所以转投别派了。难不成是看上那天外摔仙了?想入赘胭脂馆?这个到不得不防,胭脂馆里好东西多呢,不能这么便宜落入他的手里。小玉,小玉。。。”

% c! h+ Q! Z. x0 M3 k) l( ^


“有什么事儿?”一个身着淡蓝裙裳,高挑身材的美女走了进来。看着梅花满口流油的样子,她的眉头轻微一皱,随手拉了一块椅子便远远的坐着。

* X z& Y4 E. D8 F


梅花看着眼前这位赏心悦目的美女,嘴角挂起了笑。对她毫无礼貌和尊卑之分的问话和动作,毫不在意。“我有件事儿,想麻烦姐姐和过客去办。”

; Z$ s* T: d7 i O* L


“就知道准没什么好事儿,行,我帮你。不过完成后,你得让我见到晓寒飞扬。我都来了一个月了,怎么都还从没见到她?你再不把她给我找来,可别怪我把这人渣派给拆了。。。”

2 D o; C3 e( p! W8 x( U; C4 P


“都说了她出差了的。再说她有什么好见的,还是见我好了,我这多帅的。。。”梅花嘀咕了几句,一被那美女瞪了一眼,忙陪笑到:“好,好,好,没什么问题,绝对什么问题也没有。我要你和过客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。。。”

$ y, r/ O% o1 {3 o" {


预知该美女是谁,又是如何到的人渣派,梅花要她和过客办的又是什么事情,请看楼下的奇思妙想了哦。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49:00 |显示全部楼层
尘缘2008-7-5 20:57:00

* \4 J) z- ]2 o* b# G0 m8 U# Y0 s, |% O" u2 X! H$ ?5 L% c8 L9 N: y0 E$ D; v* v8 z1 X' F Q1 Z4 P' L4 {
- G7 W) d7 ^* f- @8 e0 N3 s9 r( U/ ~
) n# P5 O5 l+ C- {6 m o

梅花嘀咕了几句,一被那美女瞪了一眼,忙陪笑到:“好,好,好,没什么问题,绝对什么问题也没有。我要你和过客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。。。”

; ~: ~. S, } \8 } g

美女听梅花一说,嫣然一笑道:“如此这般甚好,只是这过客不知道死哪去了,我来了这么久也没见他踪影,难道你有他的行踪,只要你把他找来,这事好办!"

( P* Z. W% ] z' {, F

梅花哈哈大笑:“我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,却知道怎么找到他。这家伙最喜音律,整天抱个破琴到处跑,哪里山高水清,他定然在哪里。整个梅园地境我看就凤凰山对他胃口,他一定躲在山里逍遥!这家伙以前欠我个人情,所以给了我一块玉佩,说是以后如果有什么事要他做,拿这玉佩为信物,他一定竭尽所能去做,我索性把这玉佩给你,你找到他后把这事告诉他,然后你们两合计,怎么办我不管,一定要把沧海给弄到我们人渣派,我只要结果,不管你们的过程,去吧!”

6 R; u. ^6 v" X

这小玉带了梅花给的玉佩,便往那凤凰山行去。凤凰山说高也不怎么高,却幽深清净,百转千折,小玉在凤凰山爬了一天,真个是又累有饿,却连过客的影子都没看见,不禁在心里骂了梅花个无数遍,也不知道梅花的耳朵有没有烧熟。

! J( y2 a" | F2 \6 F$ G* E

小玉正在心里狠狠蹂躏梅花,却忽然听见一阵低沉的琴声远远飘来,还有一个沙哑却很有磁性的男声在低声吟唱:

7 d" W" a& B. G$ Y1 n( @

玉人家在凤凰山。水云间,掩门闲。门外行人,立马看弓弯。十里春风谁指似,斜日映,绣帘斑。

; s3 [1 F7 z/ \( x# x0 b; G

多情好事与君还。闵新鳏,拭余潸。明月空江,香雾著云鬟。陌上花开春尽也,闻旧曲,破朱颜。

(前几日看苏轼《东坡乐府》看到这词,好象很有故事的样子,正好今天在这接沧海的文,就依这词编一段,既然是编,当然是越天马行空越好,就请楼下的续了。)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50:00 |显示全部楼层
尘缘2008-7-25 19:35:00

O* T. E. M# `* t0 l. o5 {1 |. W2 v$ B5 F( m6 V4 C$ @5 Q2 e% X! Z U, Z4 h; I7 g6 U+ c8 r, ] \* Q/ a
' L- q% }6 H8 T. N
! |: o' d& d& L! K

小玉累了一天,终于听到人声了,心里那个喜啊,就如同吃了蜜似的,赶忙顺着声音寻去,原来正是过客。小玉一想起寻他吃的苦,心里恼怒异常,直接一记飞云腿就踢了过去,吓了过客一跳,急忙以过眼云烟的轻身工夫躲过,然后高声询问小玉何意。

' r" V% Y8 ^0 P& j8 ^

待小玉讲清楚来龙去脉,过客沉思一下道:“这沧海不简单,要弄他到人渣派,我也难办到!也许,只能借助本门圣器的力量了,看来,我还要到我师门圣地一趟才能行动。”

9 r$ X+ O6 D" `! ^# C. H* A

小玉一听什么圣器圣地的,好奇心就上来了,非要和过客一块走,她还找了充足的理由,说过客行踪不定,离开了就难找寻到,还是和他在一起把稳一些。过客拗不过她,只好叮嘱她一些事项,然后两人就离开了凤凰山。

* W7 E9 }2 D5 J; X8 a$ S

经过三天的跋涉,小玉跟着过客走得已经晕头转向了,终于来到了一个山谷。过客和小玉言道:“谷里有机关,你跟紧些,不要乱走!”然后自己就朝谷里走去。小玉提心掉胆的跟着过客,进入了谷里,却看见山谷一边的山峰被削得很是整齐,上面好象刻画着什么,就一把拉住过客,要去那一边看看,过客想了一想,就带她过去了。

! ]; |! b- p1 `0 |1 E) f

小玉过去一看,只见靠近谷口的一侧,是一段古朴苍凉的文字:

3 |& P) q& @2 \0 t/ o

行香子  自序

1 S2 |4 D8 X$ U6 W

踏月东园,赋句西厢,事随鸿去说平常。因缘遇合,异志参商。道也无怨,也无悔,也无伤。

0 n$ R( i4 ]3 Q; B0 y% b+ u

相逢莫笑,鬓发枯黄,软红尘里惯沧桑。任星吹落,任燕成双。但眸微掩,容自若,意稍藏。

* m5 f5 l9 W& m+ ^ U4 T

过客对小玉说:“这是家师对自己的描述,后面的,则是他的四位好友步韵和词。”

9 b% z: F4 g5 |& H' P- {

小玉闻言依次看去:

7 F6 H* h) b- I; F2 S( j

行香子  步友韵

5 T% B2 F% a/ ?

月笼荒堂,烟裹芜厢,回望尘事总无常。酒倾斗盏,曲尽宫商。有几多愁,几多恨,几多伤。

/ }2 i6 y4 [9 w) Z

莺飞草长,梅转青黄。沉情却是几沧桑。看蜂成阵,看蝶成双。叹情多悲,情多苦,情难藏。

5 c4 F3 I" A, D" w C& Y/ ^

行香子  步友韵

0 C; k4 }- s- r. f* g& J/ b

常伴虚堂,自品西厢。享天伦,此事平常。真悟了么,也效参商?惹词心苦,曲心碎,琴心伤。

2 W! n' `8 ~' Y6 D6 Q/ i, k

沦落人间,自有枯黄。忆当时,难话沧桑。春光妩媚,彩蝶成双。正风中舞,花前戏,丛间藏。

8 `9 a n( J6 Q0 c; I) H

行香子  再步友韵

- g8 t2 `: g) Y2 g" v. w# m! ~

笔挂深堂,书隐沉厢,卅余年、只搏平常。音飘南北,行遍参商。倒也无惧、也无痛、也无伤。

7 Z/ B3 N& f0 w! a9 v6 @( ^

不求名耀,不悔枯黄。笑眉间、淡泊沧桑。与星为伴,和月成双。纵风云变、日无色、志难藏。

, [, B9 J& C$ U

行香子  再步友韵

$ K$ l& }8 I; m& @

独坐幽堂,静赏西厢。自留香,滋味非常。缘来偶遇,缘灭秋商。事随心动,随心累,随心伤。

% ]) n. _0 r7 }& f1 h- S; p5 S

望冷青山,年复青黄。待凝成,陌上枯桑。赋诗入酒,赋梦成双。影人间逝,花间碎,云间藏。
  
行香子  步友韵

( P+ T3 g6 K1 C! a+ a2 T5 |* t

调寄琴堂,帘卷西厢。乐章集,也笑无常。落花声里,一曲清商。罢诗前泪、曲中苦、词间伤。

9 E( `+ p0 I. b2 |) l

香微疏影,月弄昏黄。好悠闲,山水文章。为侬持酒,携侬偕双。但书为伴、剑为友、行踪藏。

! V9 [8 L- {: T2 e* P- @

行香子  步友韵

. i; I' [1 H7 D1 d' a3 d8 X3 A

负了庭堂,聚散关厢。对花开、难俟平常。旧年前事,无复清商。倩月成信,风成泪,句成伤。

/ N. i1 |7 p) N5 {% G8 o! o

执笺吟唱,竟起苍黄。和长歌、谁拾榆桑?觉来杯酒,乱影成双。道人新瘦,识新韵,梦新藏。

# j' p Q7 d) ?. s

这一组行香子,风格各异,字迹不同,有些淡淡的忧伤,却又隐隐有不屈的信念。小玉看了,良久无言。

& G2 ?; G, p- N1 N. E6 L( w

等小玉回过神来,过客笑道:“这些都是他们闲来无事舞弄的,只是这些忧伤和本门圣器“琴殇”自带的忧伤相比,却落下许多。”小玉奇怪的问:“圣器也有忧伤?”过客回道:“圣器之所以是圣器,是因为它有器灵!这琴殇的器灵,是一位少女灵魂所化,自然是有忧伤的,这也是这圣器的情绪!”

' Q+ w* b$ H+ A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50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沧海2008-7-28 16:07:00

1 |) U2 J' ?3 V ( _% k0 P) E9 ]+ A9 ^1 D8 [& ~; Y9 T" x3 K- w7 Y+ c# w: S. [/ f" r
. a1 G1 }: [: a" j
: c* F8 z( c2 N( G% W F

虽是很有些疲累,但是一听到琴殇的器灵为一位少女所化,小玉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又被勾引起来了。正当小玉要发挥自己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时,却听不知何处传来一声轻响,又一声。过客一愣,收回遥望烟云深处的目光,看着眼前眼光低垂,脸色羞红的美女,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。

9 @0 [ Y6 \' s

         

& S1 D( {) B. V) C: ]" H! s- e" X

“哈哈,笑死我啦,哈哈。”过客一直努力的揉着肚子,控制着自己不躺到在地上。却不妨旁边突如其来一只玉脚,看似温柔的问候一下他的小腿。“哇”过客抱着小腿,惨叫了一声,抬眼一看,却见小玉双手叉腰,眼带着些许恼羞成怒的神色。眼看上一次的亲密接触又要重演,过客故不得疼痛的小腿,一瘸一拐一招“秋去匆匆”,带着无法控制的暴笑,投向谷内。

/ X! M. S" p, V: D9 I3 f. C2 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9 W( x7 ^2 }% ~9 w0 C+ x

小玉一脚踢空,顺势一招“暖玉烟飞”,如影随形的跟了过去。口中低声咒骂着:“死过客,臭过客,你以为美女就不会饿的啊~~~”

1 u$ B5 Z# H' U& w @0 t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50:00 |显示全部楼层
2008-7-28 16:15:00

( D& Q e; D' M) ~3 |) Z* e! h8 t$ f, z+ r+ N* N J- G4 Y( S8 `0 U. M* f! ?* ~
# q; W; X3 y1 J- \) i
' b/ N5 T/ c3 U: h. _

待两人祭好五脏庙,解决了生计问题,已是繁星满天,月上树梢。过客带着小玉谷内四处走走,顺便解决小玉好奇心问题。对于是在室外还是在室内讲琴殇的事儿,还真费了过客一番心思。按小玉的意思,讲故事自然应在屋内,点燃火炉,围炉夜话,才符合讲故事的环境,更关键的是经几天的野外奔走,能坐在屋内实在很幸福的一件事儿。而过客则抵死不从,一则自然是担心讲到精彩处,师父辛苦营造的古董老屋被这不会控制情绪的家伙给拆了烧了,最重要的还是,屋内距离太近,怕一不小心看到小玉脸上那一颗两颗的青春痘。而室外,一则便于躲闪,免得成为某人情绪激动的牺牲品;二则,古人常说“月下美人”,既可享受这种朦胧美,又免了日后因看到某人青春痘而被追杀的可能。最后自然是过客以不讲故事的赤裸裸的威胁,骗得美人月下行了。

6 M& r% n W2 G. i6 h. q; w& ^

         

& {/ [3 q* I# w H

过客正想着该如何开始,心底“叮咚”有琴音响起,仿佛一只温柔的手,轻轻推开尘封往事门帘。眼前恍惚出现了小师妹魂牵梦萦的笑靥,只是如此遥远,又如此遥遥淡去,想起步去追,却发现越追越远,越追越远,竭尽全力,却只能看着那绝世容颜如此远去,无能为力。哀伤如同奔涌的泉水,在心底缠绕堆积,慢慢的慢慢的,决堤。。。。。。

1 U! n& i7 U' [5 O. F% [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 N; J" u# c3 Y6 t1 P- U

琴音慢慢淡去,“。。。何如薄幸锦衣郎。。。比翼连枝当日愿。。。”,低声轻吟仿若叹息,渐渐远去。过客猛然惊醒,看到眼前空中,轻烟弥散,烟中一女子轮廓渐渐模糊,向着大堂所在方向飘去。心中一痛,忙伸手拉起小玉,却发现小玉的手如水冰凉。过客一惊,才发现小玉竟已泪流满面。拉着还沉浸于悲伤中的小玉,朝着大堂方向追去,风中,过客才发现自己的脸颊也冰凉冰凉的。

/ h( U! M! o% \% `: D# q

         

0 Y9 l" P2 Y" k/ v7 [

追到大堂,大堂桌上正中,那一具只有寻常琴长三分之二的檀木琴,琴身上的白光消散,转瞬恢复正常,过客目瞪口呆:“这是不是梦?琴殇,器灵自动弹奏的琴殇,这百年的传说,竟然在今夜让我见到了?”原来这不起眼的,大堂桌上看似随手摆放的檀木琴,便是过客口中的圣器--琴殇!!!

1 H, f: w) m( N, _

# s, E* r' G" |( H) Z- n

哎 累了,休息一下。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51:00 |显示全部楼层
尘缘2008-8-12 22:16:00

- k( I0 H' \5 E4 V& ?/ g1 F0 R* Y9 Y) M4 ^! t$ y$ r7 n, W, H6 J: I% o/ ]3 |2 m) n& e+ m
: f* m3 s l4 ^9 {( D# s4 G7 p
( b& W2 i) F5 D- H: ?$ ~) p' T
以下是引用曾经沧海在2008-7-28 16:24:00的发言: / E1 a. c8 R' K) G, u% R

# I1 |2 f. b! y& G* G, o& q9 M, n9 b

友情提示:过客的小师妹是琴心哦,前面已经提过了的。琴殇,琴心,嘿嘿,琴心跟琴殇怎么能没关系呢。。。

9 E/ _$ H/ Q/ [& {' h

怎么感觉这接龙越接越远,遥远得我找不着北了!最近也懒敲打文字,暂时不打算接了,沧海你也休息一下,对了,扬扬让我在古韵守几天门,我还琢磨着在那建个油楼热闹下,沧海你去参加好不好?

# q" \$ H; }. K) p) q

这几天沾了殇的悲伤气息,提起心肠写了两首,想起来沧海,也凑了一首,是根据元稹诗——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,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这个典故写的,有你的名,送你当作纪念吧。

" B5 E$ R1 {8 X2 \& f8 \ _: E

行香子 赠曾经沧海2008.8.12.
风过无痕,踪影难寻,肯携谁,相守晨昏?曾经沧海,孤寂缘君,任花飘零,叶飞落,容沾尘。
词诉丹心,诗写冰魂,梦依稀,只语伤神,而今懒顾,月隐星沉,偶闻书香,品清韵,忆温存。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51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沧海2009-3-26 22:14:00

8 _5 _* T) U' g7 m1 k' R' q 5 Q0 W( ~2 G4 L! u' W$ U7 p* Y; P( b# R3 n% M0 V# \6 U5 E e' G& }
: R, U; E4 |, E, ^& i5 L4 W
y7 u9 _) L( g' F

“两年了,整整两年多了。。。”梅园不远处的有高山上负手站立着一个人,看着梅园依旧热闹非凡,突然很是感慨的叹息道。这城,果真是无情哪,人来人往不会左右到它的存在,不仅不会因为两年前的种种而留下什么,留恋什么。反而较两年前多热闹了些。

: N* u0 i: G9 L: |4 b

   

5 a( L7 I( Y; t" H

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月如无恨月长圆。。。”这人轻轻吟道,在这夜晚,这如此轻的声调,却宛若一滴水滴入沸油,声音轻轻在空气中外飘,轻轻柔柔却似乎不会断去。“长圆。。。长圆。。。”仿佛在四处激起回音,却又似这人仍在浅声低吟。

5 N3 [) ] r9 d

   

" V# y0 \- l; J: i |0 x. z7 r

在远处一草丛中,一深青色紧身衣男子却突然心有万千感慨,他躲得远,没有听清山上那人低声话语,却在那个瞬间有了一种莫名难言的感受。他微微抬起头,以极细微的动作,悄然向山顶靠近。甚远的距离,在他如风般的动作中,转眼拉近。

# j6 e4 E2 z+ O" o

  

" A) S: B7 X" w6 I

这男子接近后,又轻轻的伏在草丛中,抬眼看着山上的人。这一看,才发现了一件事儿。在远处看,山上那人的身影,气势都让人不禁注目,这一近看,却突然发现这是多么普通的一个人啊。脏兮兮的衣服,特别是衣袖,满脸的胡茬,让人看不清长得模样。他突然有了些失望,自己跟踪的竟然是这么一个人?自己竟是为了他,委屈了自己趴在这草丛中?

& x0 |7 J" c# N/ ~1 d+ F

  

6 _2 y" S* F9 B( g" X

山上的男子是谁?跟踪的人又是谁?这两人与琴殇究竟有什么关系?而号称与琴殇关系不一般的琴心 为何还不出现?

' p4 w3 Q9 t% h) E

预知后事如何,敬请关注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52:00 |显示全部楼层
2009-4-9 18:55:00

4 ` [1 t9 E' G1 z) x3 I1 w# F; a* B/ b- @# Y1 G# O2 H7 Z7 J7 b8 Z) U6 S6 A, ~3 G1 b3 Y1 L7 S1 J" m, b
% W0 N! C p" R1 e, Q: A: z q
4 B( l' L/ \* |! A2 t9 r

山上的男子是谁?跟踪的人又是谁?这两人与琴殇究竟有什么关系?而号称与琴殇关系不一般的琴心为何还不出现?

9 L# q5 c! {/ b9 H' R) Z/ l

山上的男子原来是沧海,因为被梅园众人追捕,虽然福源深厚,总能逢凶化吉,不过日子总是不好过,所以弄得蓬头丐面,满脸胡茬,连梅花这个一门心思想拉拢他的家伙都认不出来了,可见沧海外形变化之大,不得不叹生活之艰辛,岁月之无情。

# y1 Z( F6 R$ T7 O4 i% A

梅花也是闲来无事,出城溜达一下,竟然遇上了这神秘人,他却不知道,这神秘人正是他念念不忘的沧海,可惜,无缘对面不识君啊,所以他失望了,自己堂堂人渣派掌门,跟踪的竟然是这么一个人,而且为了他居然趴草丛,传出去多没面子啊,苍天啊,大地啊,梅花三弄欲哭无泪啊,想到伤心处梅花不由捧着头往地上撞,一副自杀的样子,可惜剧烈的疼痛又让他清醒过来……

) u$ [! n5 j; r$ |; l) Y. @

清醒过来的梅花突然想起了被自己派去找过客帮忙招降沧海的小玉,两年哪,这该死的小玉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?即使找不到过客,也应该回来报个信啊,怎么可以这样无影无踪呢?于是梅花恶狠狠的想:等小玉回来,一定要门规惩罚惩罚,才能解我心头之狠,方显我掌门的威风,否则,以后派出去做事的人都这德行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。

; P- C- z' X; F/ M, g0 o+ G3 b

梅花又怎么知道,小玉和过客至今还沉迷在琴殇幻境里面不得出来呢,而琴心因为过客的失踪而在外面到处流浪,寻找师兄,哪里又想得到过客居然被师门至宝所困,为一个沧海,多少人奔波劳碌,谁之罪?

9 d7 R$ l5 K/ I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52:00 |显示全部楼层
转过来累死我了,我也歇歇。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2万

主题

4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13-3-8 12:06
  • 签到天数: 5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发表于 2009-4-23 11:1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一路跟着尘缘哥的贴看过来  也累死我了 歇歇~

    呵呵 辛苦你啦~ 
    从天堂到地狱,我只是路过人间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梅香淡雅  

    GMT+8, 2019-5-23 15:27 , Processed in 0.29490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    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    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