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香淡雅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尘缘

梅园门派战斗专帖----接龙斗智

[复制链接]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5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沧海2007-5-9 11:27:00
' f" | S+ F8 F) C

且说为何扬扬和香会如此凑巧的赶来?原来三弄虽然封印了沧海的意识,但心中始终还是不能放心,沧海可将成为他称霸梅园的一枚棋子,可不能有所闪失哦,于是派香前来见机行事。而香在路上正好碰到前来查探的扬扬,于是两人便一道前来了。

+ o/ y$ n9 x, J$ t. ~5 e

两人虽然成功的阻止了蝶舞的蝴蝶纷飞,心里却依旧惴惴的,毕竟面对的可是最神秘的拈花门门主,更何况对方还有一目了然梅园圣手。哪知蝶舞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微微一笑,长袖一挥,带着圣手便腾空而去了。空中依稀听见圣手的声音:“门主,那晓寒飞扬使的有七分像是我拈花门的花满天下……”。

! w( [) m7 r8 y& f: o* s

扬扬和香面面相觑,均感有些侥幸,不过也再一次验证拈花门的行事确实有些神秘,非常理所能理解。

5 \1 y; f9 Z0 F. U6 m5 M5 e. a

两人正要朝沧海走去,眼前人影一闪,老树挡在前面了。“俩小丫头,别去打扰他,他正处顿悟状态。”“顿悟?”“两个小丫头真是天真,难道你们以为刚才蝶舞真想杀他么?她施展的是拈花门的蝶舞意传,拈花门的功夫都是通过意识相传授的,难道你们掌门没告诉你们么?”

p" P' N, n2 |" D/ s# K

老树为何会助沧海?一心想着复仇的他,又会不会轻易救放过人渣派的两个副掌门呢?沧海总算开始学武了,可是每次都会遇到阻挠的他,这回又会碰到什么样的障碍?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5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扬扬2007-5-9 18:04:00

4 ~$ \" F( |6 Z. R5 A" k: C7 n! C$ d0 S- G. D4 Q/ K2 C( j m1 [% `# w& S& h( Q1 r; t( q4 R7 j! `% }( _0 e) z' }
0 ~8 o( j' b* i" o; ?
: ]! ]- C1 O4 t9 p8 X |

   话说远树的到来,首先是令人渣派的扬扬和香香感到惊讶!但他的一习话却被聪明绝顶的香掌门一眼看破,知道他只是想利用沧海来给他复仇,于是大声吼道:“好你一棵破树,这事你也掺和进来,不是找死吗?”说罢就是一招人渣封喉的剑刺了过去~~

[. U9 ^ h. R8 J3 Z, P

   老树正欲扶沧海离去,突招人袭击,本能地用他追风派的招数还应,却下意识地感到自己中人渣派掌门梅花的毒太深,根本聚拢不了内力,只得放开沧海,用看家的本领‘追风剑’来护自身!

$ i5 ?+ J0 k' Z0 L1 Y( Y! r

   “香丫头,你人渣派就是这样教你去袭击人的吗?”老树与香掌门一交手,深感这小丫头的武功进步惊人,于是他就想用他破烂文采来智攻,那知这香掌门从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爱人儿,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~
   “破树~少废话,看招~!”说时又一招香花撒手,表面是花花满天,实则是剑随花舞~招招逼人~~打得老树只有应招而不能出招,只好大笑一声:“这鬼精丫头入了人渣门真是可惜了~~丫头,后会有期~”于是一招‘追风散’~~飘然而失~~

" X: p9 [/ a; i q9 E7 ~

   香掌门此时打得正过隐,却不想老树闪人而去~~这令她十分扫兴,转身想把气撒在沧海身上~不想回头一看,扬扬正扶着沧海向她走来~~

$ ^( U' i* X7 P$ ]

  “扬扬,放下他,让我来收拾他~”,说时就要动手,不想扬扬笑道:“香姐姐请息怒,咱家掌门说了留他还有用呢,叫我们不能伤害他的呀,我们还是把他交给老大,好吗?~”一句好吗?令香香掌门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好一登脚~~吹着她的仙乐~~带着弥漫着的幽香扬长而去~~~

4 ~9 C( F. s, ?/ i

   欲知扬扬怎么把奄奄一息的沧海带回人渣门~~而再次落入人渣门的沧海命运如何?请听下回分解~~~嘎嘎~~

. y# g( [, ]- v g5 \9 D- f! c: z4 m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5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沧海2007-5-9 23:47:00
6 m) d. S7 p, j" K* I

且说扬扬正欲带着沧海回人渣派,忽然听她娇呼一声,头发就披散下来了,同时感觉脸上被一只手摸了一下。一道速度极快而有些模糊的身影伴着有些轻佻的声音:“唔,好香好香,小丫头,这权且当作帮你们吓退老树的报酬,哈哈……”

5 M; P& @6 r w, [) F9 v" h

原来,老树原本想把扬扬和香香两位掌门带回,以此来要挟三弄掌门的,可惜忽然感觉身旁有着一股极强的充满敌意的气势。他知道此时出手百弊而无一利,于是插科打浑趁机脱离。否则以他的7成葵花宝典功力,收拾区区俩黄毛丫头,简直易如反掌。

1 w: b& }* f' y+ g& n T

扬扬羞怒欲绝,怎奈连对方的身形都不曾看清,而对方的声音又实在飘渺……,知找此人报今日之辱,机会实在渺茫。扬扬叹了口气,甩甩披肩长发,正欲扶着沧海离开。眼前出现一直洁白无暇的玉手,扬扬突然呆了。虽然同为女子,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完美的手,这简直是上帝的杰作!!!

" w. v% H) D; A0 L+ O

直到耳边响起了一个如天籁般的声音:“小妹,先把头发扎好吧,西西。”扬扬才醒了过来,发现了在这玉手中的头筋。扬扬没接头筋,而是昂起头问道:“姐姐,你的手好美哦,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护手霜?”

; x3 H9 D; m$ _8 H1 m/ }

那女子呵呵一笑,伸手揉揉扬扬的长发:“是白玉幽兰,就是幽兰姐姐发明的,以她名字为号的哦,现在梅园的女子用的都是这个哦”。然后脸色一正:“沧海,你不能带走。”

; N# h& w( Z+ _/ t

扬扬一撅嘴,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儿。“我知道你还不会离开人渣派,因为梅花还欠着你3毛钱呢。但是梅园今次风波已起,人渣派将首当其冲,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哦。”

z- t/ S* u* k* g

那女子伸手抱过沧海,缓缓离去,悠扬的琴声久久不绝。

0 y$ U; j$ N' L$ W% J/ w x! [

暗中观探的好几拨势力都暗暗吸了口冷气,虽然大部分人都冲着沧海而来,却都眼睁睁看着那女子看似极慢的离开,转眼消失在远处。脑海里响起的就是那悠扬的琴声,江湖百晓生翻开了排名谱,写下了如下信息:

; J/ b( K) w3 x: ~4 i) @/ |

     姓名:琴心

1 U! G) D0 e7 V% z" d3 O" n

    长相:极美(只注意到这个^_^)

; N5 ?4 {) a; ~9 q1 k z

    武功:不详(但是极高)

; h; u% k* p+ d( u( @% |6 N% q; S

    特色:悠扬琴声,随身携带一具五弦琴(可能是武器)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6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沧海2007-5-15 17:22:00
+ v9 p- b5 G, H- M8 _8 z

三弄的计划屡屡受挫折,可他却为何久久不露面?这个可不符合他的性格。原来三弄此时正自顾不暇呢。

# Y+ m$ U0 E, r. ]( ^3 G; a9 [

前面三弄为布诛仙阵和封印沧海意识,耗费了泰半功力,急切间不能恢复。三弄也不敢再到处乱跑,怕给敌人以可趁之机,于是就在总舵内教育门人弟子。

4 K. c' d) W4 D0 X' d* c: f

这天,三弄在台上讲他如何大展神功,打败追风剑剑主,忽见台下有一弟子正在讲小话,三弄一瞪眼,“你,就是你了,你讲什么讲?嗯,难道你讲的有我的好么?那好,你上台上来,把你刚才讲的跟大家讲上10遍。”那弟子很不情愿的说:“掌门,能不能不讲啊?”三弄,随即就给了他一脚:“不行!!你不是讲得很高兴么?让大家也高兴高兴啊,讲10遍,一遍不能少,而且要大声的讲!!!”那弟子很无奈的扯起大喉咙神功:“掌门裤子拉链没拉!掌门裤子拉链没拉!!掌门裤子拉链没拉!!!……”

: D: [! U" M2 h8 ` a4 a1 F

三弄的脸腾的就红了,一脚把那个还在继续的弟子踢下台,风一般跑了出去,留下身后门人弟子哄堂大笑。

, k' ]2 N- f" O$ g3 W) M/ C

总舵外面的风很大,三弄羞臊也稍稍的降了降温,只是想起自己一世英名,掌门形象就这样给毁了,三弄就郁闷啊,就有种冲动想找人狂扁一顿。三弄的火气,突然消了,原来前面出现了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美女。此时,风很大,吹起了美女的裙子,于是三弄想这可是讨好的好机会,就冲上前去,扯住了那女子的裙子。那女子一声惊呼,回身给了三弄左眼一拳。

. F9 x6 G6 `) T7 g

而此时小仙(就是前面玉帝下凡的女儿哦,她在天堂可调皮了,天天捉弄那些神仙,还得了个外号“天外摔仙”,小仙出马了~~)正四处寻找三弄呢,找累了就躺在路边的绿草地上休息。突然脚被人绊了一下,她跳了起来:“你是瞎子啊,绊疼姑娘的脚了。”只听,“砰”的一声,那个人真的就跌了个五体投地了,小仙忙扶起他:“不好意思啊,我不知道你真的看不见,我道歉。”只听那个人怒斥:“放屁,我堂堂人渣掌门,怎么会是瞎子!!!”

. u H; \; s4 a: L

原来,三弄左眼被打后,就知道自己拍马屁拍到马脚上了,他想:也许她喜欢的是拉上来。于是他有把那个女子的裙子给掀了上来,结果可想而知。三弄就免费得了2只熊猫眼了………………

3 B& s q( o, H& w; V, U8 h

而此时他还以为是人渣掌门就很了不起的,殊不知小仙却在偷笑:“踏破仙鞋无觅处,呵呵,原来在眼前啊。”小仙,聪慧狡黠的眼睛眨了眨,说:“不好意思啊,那是你眼睛受伤了?我扶着你走吧。”

. u0 D" g+ R+ E9 _/ e

三弄好生高兴,一路上他都跌了几十回了,这回总算有免费的拐杖了:“谢谢你啊,姑娘,等回到总舵,我一定好好谢你,你要什么都行~~"

8 b. W; t2 m7 s/ ^1 F) Z) H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6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沧海2007-5-15 18:11:00

. O! U: }( {$ V% J2 x$ ^9 ~5 x# w# e. u: |8 n( C7 _2 k" L8 `- k. j( g- g8 {+ ? i, X
: m/ l& d- r i9 C0 ?5 o# @& v
' O H; _( X- B* C% r" v* T8 z

小仙咯咯一笑:“哇,你好厉害哦,不过你不用谢我的,我才要谢你呢。”可不是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闯进来,可省了我不少事儿呢。

4 F9 `9 g7 I* t" i1 h

小仙突然提起脚,照着三弄的臀部就是一脚,可怜的三弄飞出整整三丈远,又是一次五体投地。小仙“哞哞”的装了几声牛叫,跑了上去:“掌门你没事儿吧?”三弄呻吟着爬了起来:“怎么回事???”小仙很无辜的说:“有一头突然朝你奔来,可能是因为你穿的是红色上衣吧?”三弄把上衣扯了下来,随手扔了(乱扔垃圾!!!素质啊)。

& e- v7 E9 D0 _5 Y( B8 g

走了一程了,小仙又想着再来一脚,没想“咚”的一声,竟像是踢到了钢板。原来三弄起了护身真气,小仙郁闷的甩甩了踢疼的脚:“臭父皇,要不是你封了我7层仙力,我怎么会踢不散他的真气的~~臭父皇,回去一定把你胡子拔光,哼哼~~~”心里正抱怨着,三弄问了:“这回还是那头死牛么?”“哦,不是不是,这回好像是一块陨石,从天上掉下来的,掌门,你好厉害哦,它碰到你就忽然粉碎了。”

* J9 L& h( p& ?* x

继续走着,小仙看到前方一个开着盖的下水道,心生一计。她施展了移形幻影,一闪闪到下水道的对面。只听“扑通”,三弄就掉到下水道里了,三弄一惊,护身真气就散了,小仙趁机踢了周围的石子下去,砸得三弄“嗷嗷”的叫。末了,小仙还跳到上面用力跺了跺,然后扬长而去。

6 r" I2 k7 E1 T8 P- {/ A! O4 ?

三弄再傻,此时也知道是碰上对手了。他不敢此时就出去,等了一会,是在扛不住了,就爆发了最后一点力量,挣扎出了下水道。一出下水道,他就瘫倒了。

' n2 f U1 k' B) t

而耳边听到一个人踏歌而来,脚步轻快,歌声中充满欢快。三弄知道自己总算要获救了,轻轻了松了口气。脚步渐近,忽然听她惊呼了一声,三弄的心才算真的放下来了。他正要说话,那女子却左右看看了,随即很不淑女的一脚把三弄踢回了下水道,伴着一声“去死吧,死色狼!”。原来她就是前面被三弄掀裙子的女子。

# a3 l, Q6 h8 C) E- X

三弄在下水道中昏了过去,心中充满着绝望。

/ ^1 A% }0 C4 m# a; Q; `9 n5 T+ }! h5 O

三弄再次醒来,就发现自己已经回到总舵了,总舵的医院,过客急切的脸。

0 w0 z5 T3 X& d+ y5 q; x

原来是过客接到了一封天外飞书,告知说他们掌门正在下水道中修炼,要他前去迎接。过客将信将疑,最后还是去看了一趟,发现自己掌门真的进修了,学做水老鼠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0 H6 i% x% c/ N7 m3 a, y

过客正要说话,忽然一道身影极快的闪近,一把推开了过客,扑到三弄的身上:“老大,你没事吧?”

9 [8 }) s. Z9 W4 g) I

原来是香香赶来了,三弄脸涨得通红,无力的手一直想推开香香,嘴唇微微嗡动着。香香忙起身,“老大,你想说什么?说不出来,不怕不怕,过客,拿纸笔~~”

7 V4 ?0 c1 l/ C; V$ Z

三弄颤颤抖抖的拿过纸笔,潦草的写了写,昏了过去。

% c) a+ e3 Q, } ^2 ~- z

香香,看着的三弄写的话,红晕悄然爬满了脸庞。脚一直悄悄的往后移,纸条上写:“你踩到我的氧气管了~~~~”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沧海2007-5-28 15:58:00

2 t5 K8 e& ]& `8 a3 \5 w( s4 _+ R. z, z- v; h1 G F) p6 ^: Z$ m' {1 V" \1 R* Z/ M7 [* c k
+ X- g+ P! U. x1 }- t& o# {
/ I% R$ \$ r, l

琴心带着沧海正走着,迎面走来了一文弱男子,一袭文人长衫,手中还拿着一本《西厢记》。

" j R6 Q- ^, m- E" S

两人渐渐走近,那文弱男子突然朝着琴心微微一笑,仿佛阳光突然洒满了了整条道路。琴心古井不波的心,突然动了一下,意识微微一颤,没看到那男子剑目突然射出有如实质般的光芒。两人擦肩,然后又慢慢的走远。

' k% `& N7 L0 S5 Z/ P7 r: X7 \

文弱男子警觉的四处看看,发现身后没有尾巴后,径直往路边一树林奔去。进了树林深处,却又是另一般风景。眼前是一道大的瀑布倾流而下,底下是一个水潭,水潭四周均是开得茂盛的各类鲜花,花香混着瀑水溅起的水汽,别是一般醉人的清新。水潭旁边立着一位婀娜的白衣女子,恍似仙人妃子,只是女子却额头紧锁,令人不禁凭添几分爱怜。

# D5 @ Y' F- L2 U* h: Q# H' }

男子径直走向白衣女子,躬身:“门主,事情已经办妥了。”白衣女子转过头来:“南国,不是说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就不用那么恭敬了么?还有叫我蝶舞就行了,怎么老是改不了呢你……”南国正色到:“无规矩不成方圆,礼仪等级在帮派里是很重要的……”“好了,好了”蝶舞打断南国的长篇大论,“琴心放下沧海了么?”南国嘿嘿一笑,傲然到:“现在肯定放下了,我亲自施展的情迷大法,怎么说也不会失败的。”

X: |: p7 a7 D8 Y3 N

大家都以为南国和蝶舞是死对头,却不知当初风传南国下毒害蝶舞继而被拈花门追杀一事,是南国想出来的一场戏。只因南国认为以拈花门的对头的身份,便可刺探到更多关于拈花门的消息,更能为拈花门分清敌友。因此虽然蝶舞极力反对,南国终一意孤行。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7:00 |显示全部楼层
2007-5-28 16:08:00

( B) T# w4 `9 r& u ) W3 D$ Y. A' G' B) N6 A; G6 ^. R- {* F) } |8 p/ E5 n. l9 m( B
: L( e" D/ \4 L* D* r. `* e" }
3 [" u# e9 v% Q

为何他们两人会在这儿会面呢?原来蝶舞一发现沧海言行有异,虽一下愕然,马上就发现是被人封了意识。她想当场给沧海解除封印,却为圣手给制止:“门主,此时你给他解除封印,他的意识与他的精神力仍不相匹配。更何况,蚕蛹化蝶,终归得靠他自己,否则就算有外力给他捅破那层茧,他还是成不了蝶啊。”

5 K0 [, I4 I. u2 J2 v8 _* T

于是蝶舞和圣手商量,决定让沧海自己表现一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,他们觉得应该让沧海前去人渣派见三弄掌门。既然前面三弄只是封了沧海的意识而没有杀他,沧海自然暂时也没有危险,同时也可以查出三弄的阴谋。但是蝶舞始终放心不下,但自己身份太明显,不好出手策应,于是请了南国暗中照应。于是当琴心从扬扬和香香手里带走了沧海,为了不让她扰乱原有计划,蝶舞就派了南国施展了情迷大法。

) a8 K$ a+ \5 S& h' k* y* U) n

在路的远方,琴心走着,走着,突然娇叫一声,把沧海往路旁一仍,急着往前跑去:“哎,不好了,上班时间到了。千万别迟到啊,要不老大又要扣我工资了…………”

5 i* M' f% j" _6 C

可怜的沧海被远远的抛了出去,在路上翻了一个身,顺着路边的斜坡滚了下去………………


才发现后面一帖子跟后面顺序不符合,就插这里了
尘缘2007-5-29 20:58:00

' J Z( k5 A; M4 J q8 Y% z: l5 Q( e: M! H7 K) @8 `. |6 \ @. r$ }4 @: F4 a5 R
L$ O, E9 C' V" P/ g: o
: a7 c( j9 m, }2 G- H; W

女子一脸的不解,男子露出一丝笑容,浅浅懒懒的笑容,道:“你弹奏的一曲春江花月夜,已经全部暴露了你的心。”

0 o: b+ I0 W* @! {- i% N. @8 D

“琴,玉指清灵流妙音,拂风月,清曲释清心。琴,依旧是那琴,而心,已经不是那心了。”

' f) }/ q0 h8 J9 B

“该来的终究要来,谁也阻止不了,你自己暗自想一年,他也不可能知道,他不是菩萨,可以知道你的心。迟早要他知道的事,早说迟说都一样,做自己想做的事,快乐自己的快乐,留一个真实的自己于天地之间,方可以无怨无悔。”

, Q; R) N1 d; c7 x

女子低着头轻声道:“我们没认识多久,面都没见过几次,怎么好意思呢……”

# V, \8 }2 d6 M# R( V5 |/ s

男子抬头,看见对面玉兰树上的玉兰花,洁白的花朵,夜色中,月色中,飘着淡淡的幽香,说到:“你看你后面的玉兰花,那么美,那么香,我很喜欢,我要把它摘下来,你等我。”

4 n% H* X' V/ A- s) ~ E

说完这话,男子风一般往山下御空飞行而下,一会儿工夫,又飞回原处,如此反复几次,就是没有摘下那美丽的玉兰花。

2 ]0 c0 E4 s& \5 W$ b

女子笑了:“师兄,花在树上,你一抬手就可以摘下,怎么往山下跑来跑去的。”

8 _, N- @" A5 F+ i& V- M

男子又坏坏的笑了:“我才第一次见这朵美丽的玉兰花,怎么好意思呢……”

7 ^( v/ F* W4 T& [- n" O( `' ]) T

女子脸又一红:“这怎么相同,怎么可以这样比较呢……”

+ [4 X2 a h3 }4 o

男子正色道:“时间不早了,你不想睡,我可要睡觉去了。你有爱的权利,别人也有选择的权利。你怎么爱,怎么选择我不管,别出危险就行,还有,记得叫我过客,师傅给我取的名字,我下山以后就没使用过了,只你知道,我现在不想别人知道。”

, C4 a2 f' a9 M9 Z# E

说完,男子转身,一闪就不见了踪影。女子呆立了一会,一声长叹,也离开了,剩下那如水的月色,宁静的夜空和寂静的山林。



# b: {7 g+ N+ {+ C5 i$ V9 T ) q6 P R! {5 L& K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8:00 |显示全部楼层
尘缘2007-5-29 20:22:00

`) B; Q" D! x" E7 h+ P2 Y+ t, r0 Y5 e5 O% V' G0 M* j& B5 h- R4 o9 L) J0 B+ a3 _5 \3 Z
2 f2 `( W7 V1 [1 S9 R- h* c
: z+ i6 R/ {. ^

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.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.
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.空里流霜不觉飞,汀上白沙看不见.
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.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?
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.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见长江送流水.
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枫浦上不胜愁.谁家今夜扁舟子,何处相思明月楼?
可怜楼上月徘徊,应照离人妆镜台.玉户帘中卷不去,捣衣砧上复还来.
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.鸿雁长飞光不渡,鱼龙潜跃水成文.
昨夜闲潭梦落花,可怜春半不还家.江水流春去欲尽,江潭落月复西斜.
斜月沉沉藏海雾,碣石潇湘无限路.不知乘月几人归,落月摇情满江树.

$ f3 Y b$ a I+ U! t$ x- X& C

灰衣男子面无表情的颂完春江花月夜,对女子说:“你认识自己吗?”

1 y6 N# m' n$ [7 ^! l

女子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师兄,奇怪地说: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
0 Q3 A$ Q5 n6 P5 s

男子又问:“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?”

4 b) o9 @9 e/ P/ n; z& z% j

女子道:“想要自己快乐,想要朋友快乐,……想要自己喜欢的人快乐。”

" ~9 h4 _5 o$ H

男子说:“先睡好自己的觉,吃好自己的饭,明天太阳升起,又是新的一天,你找到他,告诉他你喜欢他,然后转身离开,做自己该做的事,至于结果如何,不是你能够决定的,你只需要接受发生的一切就可以了。”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28:00 |显示全部楼层
尘缘2007-5-29 20:58:00

/ s3 K9 V& k" n8 ^. n# c m- x9 {" c8 {+ d; N3 Y1 P, x, \9 q8 f- z- y$ K' S5 F8 u
- q' E7 o8 J: q$ y
; D; c5 C& ]5 C! g1 m# e3 B" h

女子一脸的不解,男子露出一丝笑容,浅浅懒懒的笑容,道:“你弹奏的一曲春江花月夜,已经全部暴露了你的心。”

a9 E2 R* e- \- y7 \

“琴,玉指清灵流妙音,拂风月,清曲释清心。琴,依旧是那琴,而心,已经不是那心了。”

& Q r2 t9 o+ L& }# L7 v

“该来的终究要来,谁也阻止不了,你自己暗自想一年,他也不可能知道,他不是菩萨,可以知道你的心。迟早要他知道的事,早说迟说都一样,做自己想做的事,快乐自己的快乐,留一个真实的自己于天地之间,方可以无怨无悔。”

( U: }4 V' u. _7 ]- D

女子低着头轻声道:“我们没认识多久,面都没见过几次,怎么好意思呢……”

& c* h6 n% M* o" t( O3 L/ N0 Q. q

男子抬头,看见对面玉兰树上的玉兰花,洁白的花朵,夜色中,月色中,飘着淡淡的幽香,说到:“你看你后面的玉兰花,那么美,那么香,我很喜欢,我要把它摘下来,你等我。”

! v9 [! U6 M, D3 j3 Y

说完这话,男子风一般往山下御空飞行而下,一会儿工夫,又飞回原处,如此反复几次,就是没有摘下那美丽的玉兰花。

4 L5 x/ j2 [4 U# A% }

女子笑了:“师兄,花在树上,你一抬手就可以摘下,怎么往山下跑来跑去的。”

# e% ?. S3 `- r I' V9 h

男子又坏坏的笑了:“我才第一次见这朵美丽的玉兰花,怎么好意思呢……”

' D8 ], N' a9 {

女子脸又一红:“这怎么相同,怎么可以这样比较呢……”

% X4 b$ r2 Y# I9 t1 ?# u; }6 O, [

男子正色道:“时间不早了,你不想睡,我可要睡觉去了。你有爱的权利,别人也有选择的权利。你怎么爱,怎么选择我不管,别出危险就行,还有,记得叫我过客,师傅给我取的名字,我下山以后就没使用过了,只你知道,我现在不想别人知道。”

7 `3 [8 [' P; b. |5 V/ f

说完,男子转身,一闪就不见了踪影。女子呆立了一会,一声长叹,也离开了,剩下那如水的月色,宁静的夜空和寂静的山林。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
133

主题

0

好友

19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9-4-23 10:32:00 |显示全部楼层
好像又是在这;尘缘2007-5-29 20:58:00

' n0 O9 j( W9 a L! K/ v7 l& @1 P [2 I- Z" f2 h' A; J+ l. ~2 R4 F* K! x& O4 N' [/ Q$ Q/ G
5 }! [. |( g5 o9 `$ X& r
- p9 G# Y3 o, V7 F

女子一脸的不解,男子露出一丝笑容,浅浅懒懒的笑容,道:“你弹奏的一曲春江花月夜,已经全部暴露了你的心。”

$ c, `; Z" `' F- L$ F$ e7 g" J

“琴,玉指清灵流妙音,拂风月,清曲释清心。琴,依旧是那琴,而心,已经不是那心了。”

. Q) Q$ C1 Z+ J5 P

“该来的终究要来,谁也阻止不了,你自己暗自想一年,他也不可能知道,他不是菩萨,可以知道你的心。迟早要他知道的事,早说迟说都一样,做自己想做的事,快乐自己的快乐,留一个真实的自己于天地之间,方可以无怨无悔。”

* }7 z8 {7 u2 f% b! T' Z* d

女子低着头轻声道:“我们没认识多久,面都没见过几次,怎么好意思呢……”

! G1 g2 ?: r+ ~0 T5 y1 R% X8 b# U; R

男子抬头,看见对面玉兰树上的玉兰花,洁白的花朵,夜色中,月色中,飘着淡淡的幽香,说到:“你看你后面的玉兰花,那么美,那么香,我很喜欢,我要把它摘下来,你等我。”

' ]/ w0 i8 J! t- v$ Y8 i2 i

说完这话,男子风一般往山下御空飞行而下,一会儿工夫,又飞回原处,如此反复几次,就是没有摘下那美丽的玉兰花。

9 g) L Y* Z' ^* M/ D

女子笑了:“师兄,花在树上,你一抬手就可以摘下,怎么往山下跑来跑去的。”

. ^3 \4 ^- c% f0 M1 `, l

男子又坏坏的笑了:“我才第一次见这朵美丽的玉兰花,怎么好意思呢……”

/ [9 y# I6 b0 i( D( b

女子脸又一红:“这怎么相同,怎么可以这样比较呢……”

4 K: T+ \" L3 k9 |) n; Y4 W+ i

男子正色道:“时间不早了,你不想睡,我可要睡觉去了。你有爱的权利,别人也有选择的权利。你怎么爱,怎么选择我不管,别出危险就行,还有,记得叫我过客,师傅给我取的名字,我下山以后就没使用过了,只你知道,我现在不想别人知道。”

& \ j2 \; v# i8 J+ K o. j

说完,男子转身,一闪就不见了踪影。女子呆立了一会,一声长叹,也离开了,剩下那如水的月色,宁静的夜空和寂静的山林。


一天秋色冷清湾,无数峰峦远近间。   自上山来看野水,却于水底见青山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梅香淡雅  

GMT+8, 2019-3-25 22:11 , Processed in 0.26269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